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 > 经济 >

_知情人称万昌科技董事长生前代官员大量持股_

http://www.cnrepair.com 2011-06-06 06:25 

万昌,高庆昌

上市仅三天,淄博万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002581.SZ,下称万昌科技)董事长高庆昌在山东淄博坠楼而亡。

事件发生在5月23日的凌晨。此前一天,山东淄博市政府刚刚为万昌科技上市成功举办庆功会。高庆昌在会上兴奋异常,万昌科技已是他第三家运作的上市企业,前两家均夭折。

5月26日,万昌科技上市第五个交易日,公司的股价已经从最高23.54元跌至19.08元。

坠楼而亡

5月25日上午10点,淄博殡仪馆,高庆昌的追悼会从上午10点开始到12点多结束,人群挤满了小小的悼念厅和外面的半个院子。

高庆昌的骨灰,随即被送往距离张店市区15公里外的玉皇陵公墓。半山坡上,一块无字的黑色墓碑,小小的十多厘米高的一块灵牌放在墓碑前,新放的花圈,周遭一片静寂,蜜蜂飞舞的声音格外清晰。

万昌科技的厂区在淄博南区的一个小角落里,和周围为数众多的化工厂相比,万昌的规模略大,但绝对不是大得扎眼;厂房整洁,特别是与周围的厂房和环境相比。万昌科技的保安,客气而熟练地拒绝了财新《新世纪》记者的采访要求。

淄博当地的很多商人都表示,如果不是因为高庆昌刚刚上市成功就跳楼,根本不知道高庆昌和万昌科技这个企业——在淄博,做化工的企业太多了。

1943年出生的高庆昌,中共党员,大专学历,高级经济师,生前任万昌科技董事长、万昌集团执行董事、山东万昌股份董事长、富宇置业执行董事、万昌化工设备董事。高庆昌也是淄博市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5月23日凌晨,高庆昌从淄博鲁信花园1号楼23层跳下。不少怀疑认为,高是被人推下的,因为与高一块落下的还有个凳子,且高的手脚均脱离尸体。

据接近淄博警方的一位人士表示,警方已经认定高系自杀。高庆昌有抑郁症,自杀的前一天还去看过病。警方认为高庆昌跳楼时踩着凳子,脚勾着凳子一块从23层掉下来。由于撞击力太大,死后手脚断裂也属正常。

转移资产争议

万昌科技已经是高庆昌第三次运作一家公司上市,前两次是在他担任万昌股份董事长、总经理期间,万昌股份被山东华冠捆绑上市。但因涉嫌财务造假,上市并未成功,山东华冠成为中国股市有史以来第一个两次过会仍未上市的企业。

在高庆昌生前,不断有举报称高庆昌转移了万昌股份的资产,重新创办万昌科技后上市。

万昌股份的前身是淄博临淄石化机械厂,原为一家村办企业,1992年改制为淄博石油化工机械事业股份公司,皇城镇政府持股52.55%,个人持股47.45%,后经配股等,政府持股比例减少。

1996年,公司更名为万昌股份。1997年5月,万昌股份职工股在淄博证券交易自动报价系统挂牌交易,当时有50多家企业在这里挂牌交易。“这种在地方交易中心的股权交易在当时很常见。”一位淄博当地万昌股份老股东表示。1998年6月,国务院清理整顿地方交易中心,淄博证券交易自动报价系统停止交易,万昌股份被托管在山东产权登记有限责任公司。

1999年,高庆昌控制的万昌实业即后来的万昌集团受让镇政府所持股份,控制了万昌股份。同年,山东省体制改革委员会批复同意华冠股份和万昌股份的吸收合并上市申请,山东华冠吸收合并万昌股份后,由华冠方面的王士范担任董事长,高庆昌为副董事长,万昌股份占总股本的30%。

不过,王士范与高庆昌合作不畅,王士范默许高庆昌从万昌股份中抽出资产单独设立万昌科技。

1999年和2002年,华冠股份先后在向监管部门递交申请。但是,第一次上市因为华冠内部人举报财务问题没有成功;第二次则因高庆昌希望万昌股份单独上市而举报,华冠股份上市第二次失败。

2000年1月份,万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立,高庆昌持有3200多万股,其子高宝林持有893万股,共持股36.4%。

就在万昌科技高歌猛进包装上市之时,原万昌股份的股东对于万昌科技的资产来源提出了质疑。

万昌股份的股东艾群策,曾在万昌科技刚刚通过证监会发审委审核之后实名举报,他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高庆昌拒绝向股东交代公司的经营状况,公司也人间蒸发,怀疑高庆昌将原本属于万昌股份的资产转移到了2000年才成立的万昌科技,侵害了万昌股份其他股东的利益。”

根据未成功上市的万昌股份招股书,到2010年底,万昌股份总资产3亿元,净资产7500万元,对外发行913万公众股。

财新《新世纪》记者按照招股书的地址找到万昌股份的办公地址,但门口挂的牌子是万昌化工设备厂。厂里的员工说厂子已和高庆昌没有关系。“这个厂子最初是村办企业,垮掉之后,由高庆昌承包,后转让给其他人。1990年后,高庆昌到淄博市区发展了。”一位员工表示。现在工厂的负责人张希孔则拒绝回应任何问题。

“万昌股份是一个四无公司,没有招牌,没有工作人员,没有召开股东大会,没有财务报表。”艾群策表示。

万昌股份老股东多次要求高庆昌召开股东大会,公开财务报表,但高庆昌对于万昌股份的厂址极力回避、语焉不详。万昌科技综合办主任逄增志对外表示,“没找到不代表不存在”。

身后事悬疑  

针对万昌股份和万昌科技之间转移资产的问题,高庆昌跳楼前已经与艾群策达成了协议。5月17日,在政府的协调下,高庆昌与艾群策签署书面协议,达成和解。

高庆昌去世后,原万昌股份913万股公众股如何补偿,又成为难题。一些当地的投资者称,类似万昌股份的现象很多,在原淄博证券交易自动报价系统被关停后,很多公司面临这种结局,资产被掏空,新成立公司上市,而老股东的损失则无从补偿。

“高有压力。但是,凭我跟他打了十多年的交道,我知道,他性格坚忍不拔。即便我自杀了,他都不会自杀。”艾表示不相信高庆昌会主动跳楼。

据知情人士透露,高庆昌生前曾对人提及,其名下3000万股万昌科技中只有600万股是他自己的,其他均为替某些官员代持。

不过,5月26日,万昌科技公告称,高庆昌所持3296万股份全部归属其子高宝林所有。

高庆昌身边的一个工作人员向财新《新世纪》记者表示,“高总是个好人,网上好多诋毁不实。”但是,当地对高庆昌案封锁严紧,即便是多年的生意伙伴,提及高庆昌,都讳莫如深。

    经济 |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