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 > 国内 >

_18岁产妇脑出血被告不治 停尸一夜“死而复活”_

http://www.cnrepair.com 2009-03-11 22:03 

复活,被告,出血,医院,黄某,家属,
灵山一名年仅18岁的产妇剖腹产后,因脑出血“宣告不治”,被拉回村旁的山上准备埋葬,在山上“停尸”一夜。第二天下葬时,村民发现“死者”还有体温,吓得赶紧将她送回医院抢救,目前产妇已脱离生命危险。

  连日来,这个产妇“死而复活”的故事,在灵山县檀圩镇甘梅村传得沸沸扬扬。3月9日,记者赶去采访后得知,产妇“死而复活”背后隐藏着一个令人扼腕的辛酸故事:其实这名产妇并没有被宣告死亡,只是生命垂危,家属因无钱医治而放弃治疗,后误认产妇已死,将她送到山上安葬,幸好入殓时被细心村民发现。

  产妇入殓时“死而复活”

  3月9日中午,记者来到灵山县人民医院外二科,找到了“死而复活”的产妇黄某。只见黄某正在输液,头部缠着纱布,虽已恢复意识但还不能说话。家属给她喂药,她配合地张嘴服药。这时,守在病床边的余某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22岁的余某告诉记者,短短一周,他经历了几次大喜大悲。2月27日,一向健康且快到分娩期的女友黄某突然头痛、呕吐。他立即把黄某送到附近一家小医院,到医院后黄某病情加重,呕吐不止,不久进入昏迷状态。这家医院马上联系灵山县中医院。灵山县中医院迅速将黄某接到医院抢救,经诊断为重度妊娠高血压并引发脑溢血。

  余某说,经紧急手术,黄某在当晚剖腹产下一名健康婴儿,同时实施了脑部手术,但第二天下午,黄某却被宣告不治。按照村里的风俗,在外面病逝的人不能拉进村,他只得将黄某拉到村子旁的山上停放,开始办理后事。由于没有任何准备,而且天色已晚,当天没来得及安葬,他就将黄某停放在山上。

  3月1日中午时分,在村民们的帮助下,已经订好了入殓用的木箱(没有钱买棺材),挖好了墓坑。村民唐某准备将黄某装进木箱,可当唐某抓起黄某的手时,被吓了一跳:他发现黄某的手是温软的,还轻轻地动了一下。家属也惊呆了,赶紧请来村里的医生。村医检查后说,人还有救,得赶紧送医院。随后,黄某被送到灵山县人民医院抢救。

  “幸亏村民细心,要不然,我女友就被活埋了。”余某说着说着,禁不住声音哽咽了。他觉得是医院的错误判断误导了他,害他差点酿成大错。

  “病人放弃治疗,我们也没办法”

  黄某“死而复活”,是假死还是医院判断失误?医生又是根据什么宣告黄某死亡的呢?为此,记者来到灵山县中医院采访,结果却让人大吃一惊。

  灵山县中医院陈副院长介绍说,2月27日晚10许,黄某被接到医院后,专家会诊发现,黄某怀孕38周,重度妊娠性高血压,脑溢血达40多毫升,病情危急。专家组制定了抢救方案,决定剖腹产和开颅手术同时进行。这两个手术都非常成功,黄某产下一健康婴儿,同时她的血压也稳定下来了。他说:“我们的抢救是非常及时有效的。”

  “病人家属放弃治疗,我们也没办法。”陈副院长说,产妇只是病危,根本没有死,医院也没有宣告她死亡,因为医院没出具《死亡证明书》,但医生向家属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告知了病情可能造成的后果,黄某的新生儿也需要进入育婴室观察。这时,家属却突然要求出院,对产妇和新生儿都放弃治疗。医生又告知家属,产妇这时出院太危险了,病情随时会恶化,可能会死亡,但家属仍然要求出院,医院也没有办法,在由家属签署了《出院声明书》后,给家属办理了出院手续。他说:“病人还欠医院5000元,但医院尽力救人,而且没向家属催交医药费。”

  记者在黄某的病历资料中看到,余某签有两份《出院声明书》,分别表示放弃对产妇和新生婴儿的治疗,一切后果自负。

  “怕人财两空,所以接她回家”

  明明是自愿放弃治疗,余某为什么说是不治后才拉回村里埋葬的呢?记者随后又返回灵山县人民医院,余某终于说出了埋在心里的苦衷。

  记者问:“是你主动提出放弃治疗的吗?你为什么这样做呢?”

  余某低沉地说:“当时医生找到我,说病人病情很重,需要上呼吸机,否则随时可能死亡。另有人告诉我,取掉呼吸机后病人就会死。我以为她没有抢救的希望,而住院的费用又比较高,当时已经欠了5000多元医药费,我怕人财两空,所以想把她接回家,找当地村医治疗,听天由命。谁知,途中我发现她已不再动了,呼吸好像也停止了,就以为她死了。按照当地的风俗,我不敢把她拉回家,只好在村边的一个山上停放了一夜。”

  记者问:“后来你为什么又把黄某送到医院抢救?是自愿的还是出于黄某家属的要求?”

  余某说:“是我自愿的,因为当时村医说有救活的希望,只要有希望,我都会尽力的。起初放弃治疗时,我打电话给黄某的哥哥,他也同意。现在,她哥哥还在广东打工,没有人强迫我这样做。”

  “我会尽一切能力救治她”

  余某说,黄某刚被送进医院时,住在重症病室,经过抢救,现已脱离生命危险,3月7日转到普通病房,目前她正在恢复当中。

  黄某的主管医生告诉记者,黄某被送进医院时,因脑出血处于昏迷状态,目前已脱离生命危险,但最终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还不好预计。医院会尽力救治。

  “她已经恢复了意识,听得懂我们讲话。有一次我给母亲打电话,她突然伸手抓我的手机,我把手机放到她的耳边,她一边听一边流了很多眼泪。我盼望她尽快好起来。”说完,余某眼里泪花滚动。

  余某说,自己的父亲已去世,而黄某是孤儿,双方家庭条件都很差。而且,他去年一年都在家里照顾怀孕的黄某,没有出去打工,所以手上根本没有积蓄,已经交的7000多元医药费都是向亲友们借的,目前还欠两家医院共计8000多元钱。

  记者告诉余某,黄某参加了“新农合”,可以报销部分医药费。像他们这种特困家庭,还可以向民政部门申请大病救助。余某听后显得轻松了些,他说:“我不能再做傻事了,不管怎么困难,我都会尽力救治我的女友,承担我的责任。”

医院被告家属复活出血黄某

    国内 | 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