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张贤亮:废墟上的升华          黄亚洲:灾区的空气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为          将相思进行到底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化 > 精彩博文 >

张贤亮:废墟上的升华

http://www.cnrepair.com   2009-05-30 15:50   未知    【字号:  

张贤亮:废墟上的升华

 

  再一次老泪纵横。

  2008年5月19日14时28分,汽笛为普通国民的死难哀鸣,国旗为普通国民的死难而降,江河呜咽,举国同哀。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第一次为普通国民设立的哀悼日。《礼记·曲礼》中说:“礼不下庶人”,而在这一天,生命的尊严上升到了光辉的顶点。

  7天之前的5月12日14时28分,我正在午睡,对波及到宁夏的汶川大地震毫无觉察。这天15点有几位重要客人来访,起来准备迎接他们的时候陡然感到一阵昏眩,我以为是近些日子劳累的缘故。从客人们口中我才得知刚刚发生过地震。接下来,没想到我们的主流媒体那么迅速及时地报道这场大地震,使人感同身受。100多个小时中,我从来没有如此关注电视新闻和网络传播的消息,和我身边的人一同噙着泪水,食不甘味,夜不能寐。

  这些天来,“感动”“震动”“震撼”“惊心动魄”等等词汇都变得非常苍白,表达这复杂的心情已不是文字和文学的功能所能承担。我忽然感到文学的虚弱和文字的单薄,同时更感到无力和无奈。我实在做得太少,因而使我产生了一分自责,但我又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我想去献血,可是年过古稀,采血的医务工作者肯定不会接受;我想去当志愿者,也力不从心。

  1998年南方发生特大洪灾时,我还代表中国作家协会到洞庭湖周边的几个县去慰问捐助,但一晃10年过去了,即使我从来“不知老之将至”,在体力上也今非昔比。今天方才感到垂垂老矣,血液的质量都达不到医疗救助的要求,这令我十分悲哀。

  1998年从南方救灾回来,我还写了篇报告文学《挽狂澜》,获得某个文学奖,那毕竟是我掌握了第一手资料,耳闻目睹的动人事迹远不是一篇文章所能容纳的,随手拈来皆成文字。而今天,我想说些什么,却不知要说什么,一切我知道的事大家都已知道,一切我想说的话别人都已说过,我沉吟了很长时间,只能“无语对苍天”。

来源: 未知  编辑: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