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化 > 生活阅读 >

慢读《金瓶梅》中的风情白描(图)

http://www.cnrepair.com   2009-05-30 14:33   未知    【字号:  

  田晓菲不愧为被西学浸染又不失传统的新派汉学家,再加其才女的独特视角,同是这段故事,她能将之与《水浒传》、词话本《金瓶梅》相比较,得出一个全新的审美境界。本书对田说多有“偏爱”,这里则又来当一次文抄公,好在她的文字鲜美,不会令读者厌倦:

  此回书上半,刻画金莲与西门庆初次偷情。《水浒传》主要写武松,“奸夫淫妇”不是作者用笔用心的所在,更为了刻画武松的英雄形象而尽量把金莲写得放肆、放荡、无情,西门庆也不过一个区区破落户兼好色之徒。在《水浒传》中,初次偷情一场写得极为简略,很像许多文言笔记小说之写男女相悦,没说三两句话就宽衣解带了,比现代好莱坞电影的情节进展更迅速,缺少细节描写与铺垫。《金瓶梅》之词话本、绣像本在此处却不仅写出一个好看的故事,而且深入描绘人物性格,尤其刻画金莲的风致,向读者呈现出她的性情在小说前后的微妙变化。

  词话本在王婆假作买酒离开房间之后、西门庆拂落双箸之前增加一段:“却说西门庆在房里,把眼看那妇人,去鬓半亸,酥胸微露,粉面上显出红白来,一径把壶来斟酒,劝那妇人酒,一回推害热,脱了身上绿纱褶子:‘央烦娘子,替我搭在干娘护炕上。'那妇人连忙用手接了过去,搭放停当。”随即便是拂箸、捏脚、云雨。

  且看绣像本中如何描写:(按,引文从略)但看这里金莲低头、别转头、低声、微笑、斜瞅、斜溜,多少柔媚妖俏,完全不是《水浒传》中的金莲放荡大胆乃至鲁莽粗悍的作派。至此,我们也更明白何以绣像本作者把《水浒传》中西门庆、王婆称赞武大老实的一段文字删去,正写了此节的借锅下面,借助于武大来挑逗金莲也。

  词话本中,西门庆假意嫌热脱下外衣,请金莲帮忙搭起来,金莲便“连忙用手接了过去”,此节文字,实是为了映衬前文武松踏雪回来,金莲“将手去接”武松的毡笠,武松道:“不劳嫂嫂生受。”随即“自把雪来拂了,挂在壁子上。”(我们要注意连西门庆穿的外衣也与武松当日穿的纻丝衲袄同色。然而绿色在雪天里、火炉旁便是冷色,在三月明媚春光里,金莲的桃红比甲映衬下,便是与季节相应的生命之色也。)不过,金莲接过外衣搭放停当,再加一个“连忙”,便未免显得过于老实迟滞,绣像本作:“这妇人只顾咬着袖儿别转着,不接他的,低声笑道:‘自手又不折,怎的支使人?'西门庆笑着道:‘娘子不与小人安放,小人偏要自己安放。'一面伸手隔桌子,搭到床炕上去,却故意把桌上一拂,拂落一只箸来。”须知金莲肯与西门庆搭衣服,反是客气正经处;不肯与西门庆搭衣服,倒正是与西门庆调情处。西门庆的厚皮纠缠,也尽在“偏要”二字中画出,又与拂落筷子衔接,毫无一丝做作痕迹。

来源: 未知  编辑: admin